<legend id="soqvy"><li id="soqvy"></li></legend>
  1. <optgroup id="soqvy"></optgroup>

        <acronym id="soqvy"></acronym>
        <legend id="soqvy"></legend><acronym id="soqvy"></acronym>

      1. <acronym id="soqvy"></acronym>

      2. 貨幣政策著力鞏固經濟恢復基礎——倉儲部投稿

        Date:2022-9-28 16:16:55Hits:0

        當前處于經濟恢復緊要關口,加快釋放政策效能至關重要。貨幣政策如何在擴大需求上積極作為?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要求,貨幣政策要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加大對企業的信貸支持,用好政策性銀行新增信貸和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基金。

        “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爭分奪秒落實好穩經濟一攬子政策和接續政策,鞏固經濟恢復發展基礎,增強發展動力,努力爭取最好結果?!敝袊嗣胥y行副行長劉國強近日表示,下階段,人民銀行將實施好穩健的貨幣政策,加力鞏固經濟恢復發展基礎,不搞大水漫灌、不透支未來。

        用好新增金融工具額度

        近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穩經濟一攬子政策的接續政策,明確在3000億元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已落到項目的基礎上,再增加3000億元以上額度。專家認為,在堅持不搞大水漫灌、不超發貨幣的前提下,加大金融對重大項目的支持力度,有助于實現擴大有效投資、帶動微觀就業、促進社會消費的綜合效應,加力鞏固經濟恢復發展基礎。

        據了解,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的具體用途包括:補充投資重大項目資本金,以及對于短期內專項債券作為資本金無法到位的,可以為專項債券搭橋。目前,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已在全國多地落地,首批3000億元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額度也已全部完成投放,正加快形成實物工作量。

        “落實好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可以撬動更多社會資金加強項目建設保障,推動項目盡快落地形成實物工作量,發揮有效投資對于穩增長的關鍵作用?!惫獯筱y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員周茂華表示,其中,基礎設施建設涉及水利、電力能源、交通、信息等方面,這些底層基礎設施具有基礎性和戰略性,是我國經濟長遠健康發展的重要支撐,有利于提升經濟運行效率和經濟運行安全。

        在專家看來,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是跳出傳統政策框架推出的創新金融手段,具有嚴格規范的政策要求和市場屬性,在使用過程中體現出明顯優勢,既靈活高效又快速直達,有利于增強政府調控的綜合效能。在定向發行過程中,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債與財政貼息、結構降準等具體政策配合使用,既不提高財政赤字率,又不會產生貨幣超發,政策適配度高,具有較強的可操作性。

        各項結構性再貸款工具和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發力,將成為下半年信貸的重要支撐。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認為,要充分發揮政策性銀行、國有大行的“頭雁”作用,支持基建投資提速,發揮有效投資在穩增長中的核心作用,并加大金融支持民營小微企業等重點領域力度,既保持信貸在月度、季度間的平滑,避免過度上下波動,影響預期穩定,也保持信貸總量平穩,為穩經濟、穩就業提供保障。

        推動降低企業融資成本

        推動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一直是貨幣政策的發力重點。今年以來,1月、8月公開市場操作和中期借貸便利(MLF)中標利率兩次累計下降了20個基點,帶動1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下行0.15個百分點,5年期以上LPR下行0.35個百分點。下一步,要進一步發揮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指導性作用和存款利率市場化調整機制的作用,引導金融機構將存款利率下降效果傳導到貸款端,降低企業融資和個人信貸的成本。

        LPR改革以來,我國社會綜合融資成本明顯降低,去年全年企業貸款加權平均利率達到改革開放40多年來的最低水平。同時,LPR報價較好地反映了央行貨幣政策取向和市場資金供求狀況,已成為銀行貸款利率定價的主要參考,并已內化到銀行內部資金轉移定價中,原有的貸款利率隱性下限被完全打破,貨幣政策傳導渠道得以有效疏通。

        “引導實際貸款利率穩中有降,LPR仍有下調空間?!睖乇虮硎?,今年上半年新發放的企業貸款利率再創歷史新低,按揭和零售貸款利率降幅更大,各類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紅利和貸款利率下行已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刺激融資需求的效果;但若后續經濟復蘇不及預期,消費、投資等修復力度偏弱,未來LPR仍有下調空間,5年期以上LPR調降概率更大,以有效推動居民和企業貸款利率下行,進而激發實體經濟中長期融資需求。

        國務院常務會議近日指出,要引導商業銀行擴大中長期貸款投放,為重點項目建設、設備更新改造配足融資。這也有利于擴大信貸有效需求。有關部門要完善對銀行的考核,銀行要完善內部考評和盡職免責規定,形成激勵機制。

        近年來,我國金融機構中長期貸款保持較快增長,同時結構也在不斷優化,中長期貸款向制造業尤其是高新技術制造業領域投放較多。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研究員婁飛鵬認為,擴大中長期貸款投放,既是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需要,也是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需要。我國金融機構圍繞服務實體經濟發展,在擴大中長期貸款投放上開展較多探索并取得明顯成效,后續還需要繼續擴大中長期貸款投放。

        聚焦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

        近日,人民銀行召開了部分金融機構貨幣信貸形勢分析座談會。對于下一階段貨幣信貸工作,在“保持貸款總量增長的穩定性”的同時,會議強調“要增加對實體經濟貸款投放,進一步做好對小微企業、綠色發展、科技創新等領域的信貸支持工作”。這凸顯了貸款投放要支持實體經濟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

        從信貸結構看,金融機構當前的支持重點圍繞“穩增長”展開。上海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主任曾剛表示,一方面,支持關乎國計民生的重點領域,比如普惠金融、小微企業等;另一方面,支持關乎國家長遠發展的戰略重點,比如綠色發展、科技創新等領域。

        《2022年第二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也明確,下一階段,保持再貸款、再貼現政策穩定性,繼續對涉農、小微企業、民營企業提供普惠性、持續性的資金支持;加大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支持力度,推動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工具更好落地生效;實施好碳減排支持工具和支持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加快推動科技創新、普惠養老、交通物流專項再貸款落地生效。

        “貨幣政策為經濟服務,不同國家的經濟基本面不一樣,金融環境不一樣,貨幣政策也理所當然應該不同,不同的經濟要實行不同的貨幣政策。中國作為經濟大國,更應該立足自己的國情自主實施貨幣政策?!眲鴱姳硎?,疫情發生以后,中國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率先實現經濟正增長,使我國有條件也有必要實施正常的貨幣政策,堅持不搞大水漫灌,不超發貨幣,沒有實施非常規貨幣政策,沒有把工具箱掏空。所以,當前中國貨幣政策的空間還比較充足,政策工具豐富,既不缺價格工具,也不缺數量工具。


        轉自:經濟日報